>  资讯 > 高乃则、胡志强、崔永元与“范冰冰”!
高乃则、胡志强、崔永元与“范冰冰”! 2020-04-08 12:24:15

摘要: 3月10日,中纪委官网转发陕西省监委一条消息,高乃则涉嫌行贿犯罪问题被立案调查。

    能源新闻网讯 眼看他平地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3月10日,中纪委官网转发陕西省监委一条消息,高乃则涉嫌行贿犯罪问题被立案调查。
        自此,飞了将近两年的“高乃则出事儿了”的传言终被坐实。

\
        高乃则的“黑金”人生
        高乃则,在陕西省地面上名声很响亮。
        现年60岁的他,为“感动陕西——2005年度十大杰出人物”、 “首届西部开发新闻人物”、榆林市社会扶贫工作先进个人,还头顶陕西首富、“陕西首善”等多个光环,是关中大地上一位传奇人物。
        他早年的奋斗史、发家史很励志。
        1961年10月,高乃则出生于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的贫困小山村里,家里很穷,只上了三年小学便辍学回家,斗大的字的不识几个,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签名“高乃则”总被误认为“高刀子”。
        为了生活,务过农、放过羊、打过砖坯。母亲47岁时便因患肺结核撒手人寰,这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后来,发誓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他与妻子来到府谷现城,以卖豆腐为生计,并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八百里秦川尘飞扬,三千万懒汉唱秦腔。
        1988年春晚,程琳一首《信天游》在全国刮起一阵陕北民歌热,我低头,追逐流逝的岁月,风沙茫茫满山谷……陕北民歌走红之时,时年27岁的陕西汉子高乃则也迎来了事业的又一春。
        当年,神朔铁路(陕西神木至山西朔州)开建,不甘心一辈子卖豆腐的高乃则承包了一段土方工程。凭着胆大,他赚到了第二桶金,为他后面进入煤矿业打下了经济基础。
        1995年,煤炭市场不太景气,高乃则逢低“全仓”买入府谷镇二矿的经营权。经过两三年后,煤炭市场爆火,高也赚得盆满钵满。
        尝得投资煤矿带来的甜头后,高乃则组建了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还一口气买下8个煤矿,成为当时颇具规模的民营煤矿企业之一。
        干煤矿干了16年后,高乃则于2011年迎来人生巅峰。这一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放榜,他以51.5亿元身价位列第198位,跻身“陕西首富”之位。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知出于本心,还是掩盖某种“原罪”,暴富起来的高乃则更多以慈善家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
        从2008年开始,他连续4年以巨额捐赠资金出现在胡润慈善榜上,分别位列第91、第85、第15、第7位。其中2011年,他的捐款总额为2.3亿元,这让他成为当年的“陕西首善”。
        模范省委书记之子落马
        然而,属于高乃则的高光时刻在2018年划上了休止符。
        这一年的6月12日,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落马,2天后高本人也被西安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关于“高乃则出事儿了”的传言也就从那时开始传起。
        榆林市原市委书记胡志强1963年9月生,山西长治人,比高乃则小两岁。按年龄论,胡志强应叫高乃则为“高哥”,高乃则叫胡志强为“胡老弟”。
        简历显示,相对于高乃则的苦出身,胡志强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其父是“山西好官”胡富国,曾任国家能源部副部长、山西省委书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等职。
        现年83岁的胡富国,留给世人印象最深刻的,当是其离开山西时,百姓人山人海沿街相送的感人视频。
        看到百度百科上的介绍胡富国调离山西的场景,忍不住感叹:当官如斯,世间几见?做人如斯,夫复何求?
        1996年,卸任省委书记胡富国坐火车离开山西那一天,火车站前的广场上聚集了几万名前来送行的父老乡亲。送别的人们不愿离去,他们流着泪喊:“胡书记,给我们讲几句。”胡富国被人扶上了一辆吉普车的车头,有人递上了话筒。他站在车头上演讲。数千人流着眼泪鼓掌,一遍遍高喊:“胡书记,你是我们的好书记。”“胡书记,?;丶铱纯?。”
        与高乃则小学肄业不同,胡志强于1984年9月至1988年9月,就读于北京财贸学院工商行政管理系工商行政管理专业,拥有经济学学士学位,还有中央党校研究生、工商管理硕士学历。
        1988年9月参加工作后,胡志强在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企业处、外资处工作近5年后,调入煤炭口工作,任华晋焦煤公司办公室副主任、总经理助理,还曾于1994年5月至1995年5月,挂职山东省牟平县副县长。
        3年后,胡志强又从地方煤企调入央企——神华集团,任神华集团公司实业开发部副经理兼项目处处长,2年后升任神华集团公司实业开发部经理。
        2001年11月,胡志强“由企入仕”,在陕西省开启了他的政治生涯,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挂职)。2008年2月,在咸阳市、陕西省政府历练近7年的胡志强,调任榆林市委副书记、市政府代市长、市长。
        胡志强与高乃则的“交集”恰好始于此时。
        2008年2月,胡志强到榆林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他前脚刚到,高乃则后脚就跟来了。那一次,高乃则给胡志强奉上了50万元人民币作为“新官上任”的贺礼。
        据检方指控,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强先后八次在榆林市政府办公室、榆林市金龙饭店附近等地,共计收受高乃则给予的人民币830万元、24万美元、价值人民币35.65万元的纪念金币一套。
        作为回报,胡志强利用职务便利在煤炭资源整合审批、3052化工项目顺利进行、协调建设银行榆林分行筹集资金等方面为高乃则提供帮助。
        赵发琦维权史
        胡志强落马,与维权斗士赵发琦举报有一定关系。
        2018年的6月是举报者的6月。
        这一年,在北京,主持过央视《实话实说》的崔永元将炮火持续覆盖着影视圈最红的几个人,硬生生的把镜头里的老炮打蔫了。
        而在榆林,现年54岁的赵发琦,在2017年射出的炮弹飞行一年后,听到了轰塌“玉观音”的声音。
        澎湃新闻称,2017年7月,赵发琦在网上实名举报胡志强。
        在这封信中,赵发琦提到胡志强从2009年开始,在老家全面营建庙宇,并重修祖坟和祖居,他的母亲以“常根秀居士”的名义出面牵头重修其老家的安乐寺,“安乐寺的功德碑显示,大批国企老板都捐了钱”。
        举报信还提到,胡志强在榆林买官卖官、明码标价。对其治下的各区县的书记、县长等职位实行明码标价,“这在榆林官场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简历显示,赵发琦,陕西省米脂县人,幼年家贫,后参军。他1966年生,比胡志强小3岁,比高乃则小5岁。与高乃则经历有点儿相似,退伍后赵发琦选择了“单干”,先后倒腾过羊绒、摩托车、钢材、木材和汽车贸易,后来也相中了煤炭这个“黑金”行业。
        2003年,赵发琦浏览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的官网时,发现一个可能价值百亿的项目——陕西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矿。
        于是,两家草签了协议。赵发琦把1200万元押在了这块279.24平方公里矿区上,赌一把——要么发现大矿身价百亿,要么勘探结果是地下啥也没有,血本无归。
        结果,赵发琦赌赢了——矿区下储藏着优质动力煤近20亿吨。
        得知这一结果,赵发琦估算一年可能有几十亿收入,此后他陷入长达12年的官司,并遭遇了一场牢狱之灾。
        从2005年3月,西勘院发函凯奇莱公司,称其与凯奇莱公司签订的合同,与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政府召开的21次会议纪要有关政策不一致,要求终止合同,并退还赵发琦此前支付的1200万元。
        2006年1月,赵发琦的凯奇莱公司,已经完全被踢出局。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和香港益业投资有限公司合资组成的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取代了凯奇莱公司。赵在波罗煤矿的权益也被香港女商人刘娟接手。
        经历12年的司法维权,2017年12月,最高法院判决,合同有效,继续履行,赵发琦终获胜诉。
        据澎湃新闻、《财经》等媒体称,赵发琦虽最终胜诉,但其指称该案过程中被各方势力干预,时任榆林市长胡志强便为之一。
        坊间猜测,这也是赵发琦摸到了胡志强的山西老家,看到了气派宏伟青砖灰瓦的故居四合院,价值不菲的庙宇装修、佛堂玉供……经过大量时间的调研和证据搜集后,向胡志强发难的原因之一。
        赵发琦实名举报赵正永
        除了胡志强之外,唯权斗士赵发琦还实名举报了陕西省原省委书记赵正永、陕西省原省长袁纯清、延长石油原董事长沈浩等多名政府高官与国企高管。
        据署名为赵发琦,落款时间为2013年8月5日的一封举报信称,2008年11月14日,延长石油董事长沈浩在没有上公司董事会,没有评估的情况下,与女港商刘娟控制的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自然人刘峰100%股权),把价值不足100万元的非法年产240万吨甲醇在建项目和年产1000万吨的煤矿在建项目(没有土地使用权证、没有林木采伐许可证、没有探矿证、没有采矿证)虚空作价4.9亿元,与刘娟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沈浩很清楚刘娟控制的陕西益业投资公司是一个皮包公司,完全没有能力投资化工项目和煤矿项目,于是同一天又与刘娟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在补充协议中,总投资约245亿元的项目,在两年半项目建设期的建设资金全部由延长石油来垫付,并约定待项目建成后再引进新的合作伙伴(其用意是让刘娟不出一分钱,占有股权再转让给第三方套现获利)。
        举报信还称,2010年4月28日,延长石油向陕西省国资委上报(陕油字[2010]49号)《关于受让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51%股权和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的请求》。在此期间,省国资委接到延长石油职工反映,称延长石油在收购该项目存在不法行为,延长石油负责人与刘娟有合谋诈骗国有资产的问题。
        在2016年11月3日举报信中,赵发琦列举了赵正永多项问题。其中包括,2010年8月30日,在陕西省政府党组会议上,赵正永直接认定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民事合同无效,并签发了该文件。
        赵发琦的实名举报,让赵正永陷入舆论漩涡。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既往报道中的“榆林百亿国有煤矿疑被一亿元贱卖”、“陕西省政府致函施压最高法”,“女港商拥上千亿元煤矿6年纳税35元”等事件。
        据《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上述三起事件,其中两则涉及女港商刘娟。但在赵正永等人不遗余力地支持下,刘娟不仅完成了对波罗井田千亿争议矿权的审批,并将股权转给当地国企后套现脱身。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也许在赵正永、袁纯清、胡志强、沈浩等人过去的眼里,赵发琦的抗争是多余的、无意义的??刹灰耍赫蹇赡芑岢俚?,但永远不会缺席。
        当“权”与“贵”带着它天生的傲慢与偏见藐视众生那时起,就意味着它迟早一天会被颠覆,会被正义去审判。
        “大导演”冯小刚拍《手机》时,未曾把崔永元当回事儿;之后再拍《手机2》时,刚没把退出央视去大学当老师的崔永元放在眼里,乃至范冰冰得意在微博上秀:“电影《手机2》拍摄现??!武月很开心!”
        结果,崔永元怒了,范冰冰哭了,冯小刚怂了!
        2018年10月,国家税务部门对范冰冰追缴并处罚金共计 8.84 亿元,如果范冰冰在规定期限内交齐上述款项,她将被免予刑事追究。同时,冯小刚导演的《手机2》也停拍了。
        至于“草寇”赵发琦,之前赵正永们、胡志强们等相关部门人士也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就像赵发琦自述,是个没怎么读过书的人??删褪钦庑?ldquo;强者”太大意,藐视国家法纪,让他们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当下的中国,挑战大众神经一为权,二为贵。前者有腐化堕落的“胡志强们”,后者则是珠光宝气的“范冰冰们”。
        再提胡志强,不得不为其父允悲。
        胡富国、胡志强,同是人民公仆,却走了截然不同的路,前者被群众举过头顶,后者则将钉在历中的耻辱柱上。
        据赵发琦在举报材料里透漏,胡志强以其母亲名义重修的寺庙里,有一尊2米多高的翡翠玉观音,估值超过2亿。
        “山西好官”胡富国一家
        这座翡翠玉观音价值不菲,与胡富国一家推崇节俭的家风截然不同。
        据百度百科介绍,胡富国和夫人常根秀育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
        对长子胡志强的介绍是这样的:胡志强从大学毕业后,分到国家工商总局工作,担任过处长,后到神华集团工程部任经理。中央决定西部大开发时,他放弃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动要求去西部,整整奋斗了8年。2008年2月至2011年7月,历任榆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2011年7月至2017年4月,任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7年4月,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2018年6月12日,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对小儿子胡文强的介绍是这样的:小儿子:胡文强考取中国矿业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因为父亲的坚持,改读采矿专业。大学毕业后下矿井工作。部长的儿子下矿井,一时让很多人吃惊。现任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南风化工董事长、党委书记。
        作为省委书记夫人、副部长夫人,常根秀的朴素、勤俭持家,也是名声在外。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头版一篇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副部长夫人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属院澡堂烧锅炉,当时常根秀的丈夫胡富国任能源部副部长。当晚,高层打电话给胡富国:“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党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山西的冬天很冷,胡富国常常到矿上去,天寒地冻的,穿着妻子做的棉袄才能挡住寒气。胡富国当了山西省省委书记之后,还穿着妻子做的棉袄。在北京上中央党校,他仍是一身黑棉袄。党校的同学,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范敬宜,听了胡富国历数妻子做的棉袄有几大好处后,不禁啧啧称奇,还写了文章《省委书记的黑棉袄》,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对于胡志强本人,有人给的评价也不错,说他:没架子,非常平易和蔼,出门没有急事从不坐飞机,即便坐火车也只坐硬卧。
        但胡志强主导建设的安乐寺、祖宅与祖坟三个项目,极具奢华,据说耗资数亿。安乐寺内有一块功德碑,“功德者”人数虽少,但都鼎鼎大名。
        安乐寺内功德碑上,除了有已判刑11年榆林市能源集团原董事长王荣泽外,还有当年卷入刘志军案最终被判20年、罚金25亿的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丁书苗曾是中国扶贫协会的副会长,而胡富国就是中国扶贫协会会长。
        有消息称,十八大后,山西省成立腐败重灾区,以令为首山西籍官员成立了西山会,据说胡氏也有人在其中。
        另据澎湃新闻援引《财经》的消息称,周永康和奚晓明曾介入胡发琦千亿矿权纠纷案:
        2008年4月,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被判无期)邀请陕西省政府官员到最高法院“商议案情”;之后,陕西省委向中办作了汇报,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作出批示,要求正确引导舆论。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如今,中央重拳反腐,不存在“灯下黑”,不设边界,只要贪张枉法,等待他的必是法律和正义的审判。信法治国,贪腐零容忍,打虎不手软。国家与人民容不得任何作奸犯科,容不得任何违法乱纪!
        2020年3月10日,中纪委官网转发高乃则被立案调查消息当日,还发布了一篇题为《让“围猎者”付出代价》的评论员文章,对外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不仅“胡志强们”、“范冰冰们”要当心,“高乃则们”也要注意了!
        也许,正在被立案调查的高乃则,也许会哼唱一两天《信天游》:“我抬头,向青天,悔恨行贿的从前…”,领悟他这跌宕起伏的人生!
        注:资料参考自中纪委官网《让“围猎者”付出代价》、澎湃新闻《山西省委原书记之子胡志强被公诉,曾被赵发琦实名举报》、环球 人物《陕前首富高乃则警钟为谁鸣?被指是落马官员的大金主》、公众号“有深度有内涵” 《反腐:省委书记的儿子“胡志强”与“范冰冰”》等。

幸福飞艇人工计划群